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鸢飞鱼跃

鸢飞戾天,望峰息心;鱼跃于渊,过而成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  精通周易,善辩六壬,瞻乾象遍织天文,观地理明知风水。五星深晓,决吉凶福祸如神,三命秘谈,断成败兴衰似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人伦大统赋  

2011-03-10 00:23:07|  分类: 相术类书籍大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《人伦大统赋》  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《人伦大统赋》是古代人体五行学说的精髓,是最全面、最精准的相术典籍,也是《四库全书》仅收录的四部相书之一。全书旁征博引,集相术众家之长,是古人选拔人才、洞悉人心的重要参考。
   《图解中国古代人体五行学·人伦大统赋》以《四库全书》所收录的版本作为底本,结合其他不同版本,进行了比较深入的编辑整理。全书将正文按原文、原注、白话提要的体例有序展开,对深奥的古文进行了释意和评析,并加入简练的小标题,使其结构更趋合理。同时,编者还加入了200多幅精美手绘插图和总结式图表,形象生动地解析了原书的文化内涵。
  由于古人认识的局限,相术学芜菁并存。但作为一种曾经深入影响了古代社会的术数文化,它也值得我们从另外的角度重新审视,去伪存真,领略古人积累的智慧结晶。

  

        卷上 面相总论
  第一章 相法总括
  1.骨法:看贵贱
  2.气色:看未来忧喜
  3.行为:看性格
  4.气清体弱:才高命短
  5.神强体壮:长寿
  6.声色:声清色纯为佳
  7.四渎五岳:须相互成势
  8.五官六府:须相辅相成
  9.性情:修德为豪杰
  10.头相:似天圆大为佳
  11.声音:如雷霆震动为好
  12.眼睛:如日月清明为贵
  13.鼻相:像山岳高耸为吉
  14.人如天地:完美之相
  第二章 额相
  1.额头:宜隆起浑圆
  2.额上部位:宜饱满润泽
  3.额上气色:宜光润鲜明
  4.额头奇骨异突:官运亨通
  第三章 眉相
  1.眉宇宽广:心田坦平
  2.眉形:秀则聪明高贵
  第四章 眼相
  1.眼睛:神的游息之宫
  2.眼神:清澈者聪慧
  3.眼形:秀长者显贵
  
       卷下 部位相格
  第一章 男女之相
  1.女子之相:贵在柔顺
  2.女子眼神:贵在温和
  第二章 耳相
  1.耳:掌管心肾
  2.耳形:垂珠朝海为贵
  3.耳色:明亮润泽为贵
  第三章 鼻相
  1.鼻:掌管信义官禄
  2.鼻形:高耸丰隆为贵
  3.鼻上部位:相称为宜
  第四章 人中之相
  1.人中:掌管寿命和子孙
  2.人中形:深长者为贵
  第五章 口相
  1.口:言语之门
  2.口相:厚重红润为贵
  3.口形:四方端正为贵
  4.牙齿:可看寿命贵贱
  5.舌:长大方利为贵
  第六章 项背之相
  1.项颈:丰隆光润为贵
  2.背:高隆长厚为贵
  第七章 手足、胸腹之相
  1.手:宜长厚柔
  2.胸:宜宽平博厚
  3.腹:宜圆厚下垂
  4.足:宜丰厚方正
  第八章 神、气、色
  1.神:深藏于内为佳
  2.气:深长和柔为佳
  3.声音:远大清朗为佳
  4.色:辨察五色吉凶
  5.面色:黄润亮泽为佳
  6.气形图
  7.杂论应克及生死
  附录1:《三才图会》古代面相图例
  附录2:相术辞典

 

 

人伦大统赋

[金]张行简 著

 

原 序

夫阅人之道,气色难辩,骨法易明。骨法者,四体之干,有形象列部分,一成而不可变,欲识贵贱、贫富、贤愚、寿夭,章章可验矣。至于气色通于五脏之分,心为身之君,志为气之帅,心志有动气必从,气从则神知,神知则色见,如蜂排沫,蚕吐丝,隐现无常,欲别旺相、定休咎,于气色则见矣,非老于是者不能。若精是术,必究是书,是书蔓延于世甚伙,苟不抉择而欲遍览,犹入海沄沙,成功几日。善乎,金尚书张行简

 

卷上

贵贱定于骨法,忧喜见于形容。

凡人贤愚、贵贱、修短、吉凶、成败、利钝,皆定于骨法也。骨为君,肉为臣,骨肉欲其相辅为贵,若露骨肉薄者主于下贱。忧喜乃未来之事,人莫能知。忧喜未分,则气色朝夕发于面部,青忧疑,赤口舌,白哭泣,黑死墓,黄喜庆。

 

悔吝生于动作作之始,成败在乎决断之中。

悔吝者,吉凶末见,人情虽知喜利而避害,莫知缘害而见利。《易》曰:吉凶悔吝,生乎动也。成败者得失之本也。人之所谋当刚断而不可狐疑,故举动所谋能决则必成,少疑则事乱。

 

气清体赢,虽才高而不久。神强骨壮,保遐谷以无穷。

气清体羸者,谓之形神不足,常以不病似病,虽有文学高才,终无远寿。人之寿夭皆在神气骨法所主,若神强骨壮,必享远年之寿。

 

颜如冠玉,声若撞钟。

冠玉者,美玉也。人颜色要莹然温润,若美玉无瑕乃贵。钟声良久不绝,人声发于丹田,贵乎深远。若浅短蹇涩破散,夭贱之相也。

 

四渎最宜深且阔,五狱必须穹与隆。

四渎最宜深阔,崖岸有川流之形,不为漫散破缺。五岳要有峻极之势。

 

五官欲其明而正,六府欲其实而充。

五官者,一口、二鼻、三耳、四目、五人中,欲其明而端正,不宜孤露偏邪。六府者,两辅骨、两颧骨,两颐骨,欲其充实相辅,不欲支离孤露。

 

一官成十年贵显,一府就十载富丰。

此五官中但一官成就,则享禄十年。此六府中若一府就,则十载丰足。

 

房玄龄龙目凤晴三台位列,班仲升燕颔虎颈万里侯封。

唐房玄龄龙目凤睛,则三台显贵。汉班超燕颔虎颈,封定远侯,镇抚万里之外。

 

英眸兮掣电,豪气兮吐虹。

英眸者,瞻视俨然,目若掣电,眼如鹰视,转瞬之余谓,神彩射外也。豪杰者,言词磊落,志气峥嵘,若吐虹霓。

 

若赋性凶恶祸必及,如修德惕厉禄永终。

凡人赋性凶恶,祸必及身,终当暴死。若人常能修身慎行,则禄位永保其终。

 

上长下短兮万里之云霄腾翼,下长上短兮一生之踪迹飘蓬。

人身腰长脚短,如躭雕飞翔霄汉,摩空万里之资也。人若脚长腰短,则一生踪迹飘零流落,老于他乡。

 

惟人禀阴阳之和,肖天地之状。

人禀阴阳正气而生,诚与天地参矣。

 

足方兮象地于下,头圆兮似天为上。

足欲软而厚者,乃富贵之相。天尊地卑乾坤定矣,故足方象地,头圆象天。头圆足方者富贵,头小足薄者贫贱。

 

音声比雷霆之远震,眼目如日月之相望。

音声者,人之号令,可以及人,故曰如雷霆之震。  天之日月能照万物,人之眼目能知万情,故眼目犹天之日月也。

 

鼻额若山岳之耸,血脉如江河之漾。

鼻额必如山岳之耸直高隆,可为入格之相。人周身血脉昼夜循环无穷,故如江河之漾。

 

毛鬓兮草木之秀,骨节兮金石之壮。

毛发若山川草木发生。图南曰:阳气舒而山川秀,日月出而天地明也。骨节宜若金石之坚固。

 

欲察人伦,先从额上。

人禀三才,额为天,颏为地,鼻为人。天圆则可贵,当先视其额,额主君位,故为天也。

 

偏狭兮贱夭足恶,耸阔兮富贵可尚。

额骨偏斜窄狭侵天部,当夭寿贫贱,亦为足恶之人。额若高耸广阔,则富贵俱全。

 

若见伏犀之骨定作元臣,如有额道之纹决为上将。

伏犀骨起,印堂至天中隐隐骨起,直入发际,光泽无破,必在公侯之位。额道纹者在左边地至右边地,横直之纹如刀痕之状,别无纹理冲破,定为军帅大将。

 

右偏母妨,左偏父丧。

日月角为父母宫,左为日角,右为月角,左为父位,右为母位,右偏主妨母,左偏主妨父。

 

山林丰广多逸豫,边地缺陷足凄怆。

山林在天仓上,若此部丰广主平生多悦逸宽。边地在驿马上,边地驿马为迁移宫,若有缺陷,则破散成败可知。

 

覆如肝而立如壁,寿福实繁;耸若角而圆若环,食禄无量。

额若覆肝而平,或如立壁而直,则寿考福厚实多也。额高圆而日月骨起,主高贵长命。凡人之额,其耸若角,其圆若环,主食天禄以终天寿。

 

尘蒙而身无所资,玉润而名高先唱。

额若无润泽之色,如尘埃蒙覆,则无頠石之储。额如美玉之温润,主声闻清高而先显早第。

 

丰隆明者生必早达,卑薄暗者死无所葬。

额丰隆,光泽色明而无破,则早岁登科。额小窄狭,其色昏暗,或诸部又无所辅。则死无衣衾棺椁。

 

福堂之上气黯惨,幼岁多屯;驿马之前色黄光,壮年受贶。

福堂部在眉上,气若黯惨不明如尘垢者,主幼年屯滞。驿马在边地下,眉毛后有红黄色者,壮岁受君赐。

 

色贵悦怿,纹宜舒畅;贫薄孤独,曲水漫浪。

颜色贵乎悦怿不宜气杂,若有纹理可尚者,宜乎舒展敷畅。乱纹薄额纵横相交谓之曲水漫浪,横纹为人平昔多忧,主贫薄孤独。

 

居侯伯者偃月之势,处师傅者悬犀之象。

谓额有双峰,上如偃月,王公侯伯子。师傅者,三公位也。额有悬犀,其悬犀骨在福堂上,高隆若角,直接山林。

 

鼎足三峙列三公以何疑,牛角八方厕八位而无妄。

鼎峙三足者,额有伏犀、日月角俱起,若鼎之三足,定列三公。牛角八方者,盖额有八角,乃伏犀、日月骨边、边地骨、福堂骨、龙角骨、虎角骨、牛角骨、印堂骨,有此八骨者,必登廓庙通达八方。

 

观夫眉字宽广,心田坦平。

眉为紫气吉星也。若眉宇宽长平阔者,则心坦然无私。

 

狠愎者低凹其骨,狂狷者陡高其棱。

性狠之人则眉骨低凹,若眉陡高者狂狷之人,故知进而不知退,知存而不知亡,恒有包藏之志。

 

粗厚鲁愚,秀浓慧明。

眉之粗浓浊厚者,其性愚钝多滞。疏眉秀有彩者,主聪慧才智过人。

 

短不及目者贫贱,长能过眼者宠荣。

眉短于目者,主身质下贱。眉长过目者,则身荣贵显。

 

尾散者资财难聚,头交者身命早倾。

眉毛毫毛脱落而疏稀,主财物破散,初运二十六至二十九财散。印堂乃命宫也,若眉头相交如蜻蜓之形,毛侵印堂者,短寿之相。

 

中心直断惠性少,两头高仰壮气横。

眉中间直断或纹破者,其性寡有仁慈。眉尾谓凌云,主人之气志。眉若两头高起,则有丈夫之气。

 

毛直性狠,毛逆祸生。

眉毛直生者,为人性狠,亦主横夭。眉毛逆生者。其人恒有灾害,亦当克祖,主凶恶。

 

覆目软柔而少断,偃月高揭而好争。

眉八字软柔压眼,终无正性,故为无断之人。眉若偃月高揭者,则必好斗而多争。

 

扣促无开,伤蜉蝣之短暐;毛长及寸,享龟鹤之遐龄。

蜉蝣喜阴而恶阳,人若眉头促锁短也。印堂终日不开者,谓之鬼形。故叹其若蜉蝣之影。眉长及寸者,谓之寿毫。四十以上生者,得其寿考,必享遐龄之庆也。

 

十字高品,天文大亨。

两眉间印堂上有纹如十字者,主有高位。若纹理似天字者,一生亨通,纵有灾咎,自能消散。

 

作坤字者禄二千石,成土字者将百万兵。

印堂有纹作坤卦者,则禄享千石。成土字纹者,当帅兵百万。

 

列土分茅由玉田之高朗,纡朱曳紫盖水鸟之圆成。

有列土分茅之贵者,谓印堂中有纹如玉田之字。纡朱曳紫之官,盖印堂中纹如水鸟。

 

欲察神气先观目睛,贤良澄澈豪俊精英。

人之神在目,夜则神寤于心,昼则神游于目。欲察神气虚实、心术美恶,必当先视其目。故观其外者则知其内。贤良之士,眼神澄澈若水;豪俊英杰之流,神和惠而黑白分明。

 

性端正者平视无颇,情流荡者转盼不宁。

人秉性端正,则平视不侧。心情流荡之徒,则目睛往来转盼不息。

 

黄润定至于黄发,白干终至于白丁。

瞳子黄润,可至于黄发之寿。眼若白干而不秀。终作白衣之士。

 

顾下言余叔向知其必死,视端趋疾魏主见乎得情。

昭公十一年秋,单子会韩宣子于戚,视下言徐,视不登带,言不过步,无守身之气,死将至矣。此年冬而单子果卒。

智伯师韩魏之兵而攻赵,城降,有曰智伯之臣稀疵见桓子与康子俱无喜志而有忧色,稀疵谓智伯曰:"二子必反矣"智伯以告二子。二子曰:"此夫谗臣,使主疑懈于攻赵也。"二子出。

稀疵又曰:"主何以臣之言告二子?"智伯曰:"子何以知之" 稀疵对曰:"臣见二子视臣端而趋疾,知臣得其情故也。"

 

神陷短寿,睛凸极刑。

人之寿夭,皆在于神气所主。若目神已陷,必当夭死。睛凸者,谓之蜂目,其人必至极刑。

 

斜盼者人遭其毒,凝视者自克其形。

斜盼之人,谓眼神侧视,必遭毒而亡,或至兵死。神凝不秀,转盼无力者,虽面部青显,自克无禄也。

 

淫眼神荡,奸心内萌。

淫乱者,眼神流荡而不收。狡佞奸罪之人,目神若尘垢之蒙深,不可以为交友。

 

睡眼神浊而如睡,惊眼神怯而如惊。

目神浊者,不清也。如睡者,谓神困浊无力,终当夭寿。惊眼者,谓视物急而惊,其人当至暴死。

 

病眼神困而如病未愈,醉眼神昏而如醉不醒。

病眼神困,谓情倦如久病未痊,其人终无远寿。醉眼神昏者,神力倦怠,恒如带酒,必至服毒而死。

 

豁如视而有威,名扬四海;迥然惊而不瞬,神耀三清。

神藏于豁视,威严而有力,俨然人望而畏之,主声名播扬于天下。人若偶遇不测之惊,眼神澄然不改,盖不染尘俗之汗,出于造物之外,是谓大贤之相。

 

曈圆者其机深于城域,堂露者厥子乃是螟蛉。

此为眼盖,圆成者言行深奥,人莫用其探测,故可谓之枢机于城域。眼堂破露,当养螟蛉之子。

 

犬羊鹅鸭何足算,鸡鼠猴蛇奚可凭。

犬眼荒淫,羊眼招祸,鹅鸭之眼不善终。人似鸡鼠猴蛇之目,皆相之贱者,然而察形像应本形者为吉。

 

豕视心圆而无定,狼顾性狠而难名。

猪眼朦胧黑白不分,主心术不正,贪而多欲。狼顾者,谓回顾而身不转,性狠常怀杀人害物之心,多为毒害之行,绝不可交往。

 

后尾有如刀裁,文斯博雅;前曈似乎曲钩,智足经营。

目若刀裁,文章自来。眼前涘若曲钩,必能良贾深藏而能规运。

 

惟女赋质,与男异祯。

男子以刚为贵,女子以柔为顺。图南曰:阴反于阳,夫必损;阳反于阴,妇必亡。

 

和媚有常者贵重,圆凸不秀者贱轻。

男子之目必要神旺,妇人之目必要和惠。若和惠有恒之妇,必当贵重。妇人惟眼长为贵,若园小高凸、粗俗不秀者,主轻贱之妇。

 

脸薄赤而少节,睛莹澈而多贞。

脸者为目盖也。若目盖薄而赤者,主有不廉之行,少有贞节之懿。睛光澄澈湛然若水者,必有贞烈之性。

 

眼下气青夫必丧,尾后色白男必憎。

妇女有青气冲眼者,必丧其夫。眉尾后白色者,夫必憎嫌。

 

三角多嗔,为妨夫之霜刃;四白带杀,作害子之青萍。

妇人眼三角者,性狠而多怒,如杀夫之利刃。妇人眼露四白而神旺者,谓之带杀,乃杀子之剑也。青萍,剑名。

 

惟耳者,主声音之听闻,为心肾之司牧;观其形状颜色,见乎休咎荣辱。

凡人所言善恶,皆从耳传于心,故为心肾之司牧。耳主心肾,又为禄星。观其耳之形状颜色,则人之休咎荣辱皆可知也。

 

垂珠朝海,必延算以余财;偃月贯轮,终朝王而执玉。

耳垂朝口,耳尖贴脑垂肩,必取延年算数,死之后必有余财。耳有城廓,如新月偃仰,光莹朝接者,定朝拱天子而为执玉之臣。

 

圆而成者和惠,偏而缺者惨酷。

耳圆成者,主于情和而多惠。偏缺者,必为惨酷之徒。

 

其薄如纸兮贫早死,其坚如木兮老不哭。

耳小薄如纸者,则贫寒而早亡。古相云:"耳硬如木,至老不哭。"谓多吉少凶也。

 

白或过面,主声誉之飞腾;莹且如轮,主信行之敦笃。

古相云:"耳白过面,名扬四海。"耳轮廓如玉之光莹贯轮者,主忠信笃厚。

 

似猪者不聪而贪婪,加鼠者好疑而积蓄。

猪耳大,龙耳小,只要轮廓分明。大无轮廓又无垂珠,谓之猪耳,则人多愚钝性多贪婪。鼠耳本小,有廓无轮,似鼠耳之人,作事多疑而能积蓄。

 

轮靥虽明,假学则贵;孔毛能长,善持不覆。

耳轮有靥而明,当假学而后显贵。耳生毫者,乃寿考之相,善持守而不致颠危。

 

性谲诈而难测,盖为如猴;粮匮乏而靡充,率由似鹿。

猴耳尖而向前,耳门窄下,故人莫能测其心也。粮饷匮乏尚能与朋友同用而无憾者,盖以耳之似鹿,由鹿有呼群之义故也。

 

薄而向前,卖尽田园;反而倒后,居无室屋。

鬼眼云:"耳薄向前,破尽田园。"耳若反轮而后倒,耳珠又不朝海者,则贫无居室。

 

昏暗难议乎登第,焦枯屡叹其空轴。

耳为禄星,其耳昏暗者为禄星不明,则当为寒士,终无禄位。耳主其肾,若耳色焦枯者,为肾气不足,主家首贫穷。轴,卷轴也。空轴言腹中空洞无物。

 

寿越眉兮贵璟血,聪明润兮富贴肉。

寿长者耳过于眉,位高者色鲜禋血。聪明之人耳色明润,殷富之人耳必贴肉。

 

轮靥生乎黑子,智足经邦;门户起乎匿犀,功当剖竹。

-其耳前轮靥生黑子者,可为兴邦智略之臣。耳门骨藏丰满者,谓之匿犀,当为封爵之臣。

 

卷下

惟鼻者,号嵩岳以居中,为天柱而高矗。

鼻为嵩岳,以鼻中央为天柱而高接天庭。梁贵乎丰隆实贯额,色贵乎莹光溢目。其鼻所贵,惟在高隆贯额。色之所贵,在乎莹光温润而能溢目。

 

窍小悭劣,头低孤独。

鼻孔小者,为目闭不通,其性多悭劣。凡人准头低者,主终身无子,孤独之相。

 

斜如芟藕之状,困乏瓶储;圆若悬胆之形,荣食鼎旗。

鼻昂露如芟藕之状者,家贫困乏,衣食不赡。鼻准完美,势若悬瞻者,荣食鼎禄。

 

青黑多凶,黄明广福。

鼻乃身之主,若气色青黑者,应遭不测之祸;如其色之黄明,福自至也。

 

柱缺终身难荐鹗,梁断三十当畏鹏。

天柱必要端直,若有缺陷则终当困滞,不得腾踏上进。

鹏乃不祥鸟,人见之死亡。汉贾谊三十毕而见此鸟,知必死,故作《鵩鸟赋》。

 

大而滞者为商旅,小而狭者作僮仆。

其鼻大而滞者,则为商贾之人,终身奔波流落。凡鼻小而狭者,则早离父母,必作僮仆。相曰:山根断而幼年疾苦为僮仆。

 

极贵之色似老蚕之光明,下愚之人若蜣□之局促。

相曰:蚕将老,自饲而明,然后通于周体。人将发,自准而明,然后通于诸部。故人将贵,显着见青龙之气,似老蚕黄明之色,乃为极贵之光,则无不利也。下愚之人,鼻短低凹若蜣□局促。相曰:面短贫贱人相貌,鼻短无梁露齿牙。

 

完美宜官,破露忧狱。

其鼻完美成就者,宜享官禄。若破露无势者,则平生忧苦,多致牢狱之囚。

 

准头隆者诚信,法令深者严肃。

夫准头者,为面部之标本。准头高隆,其人诚恳而而笃信。法令乃鼻之左右纹也,若其纹理深长者,为人敦重严肃,又有遐龄之寿。

 

疾病尖薄,悭吝小缩。

鼻尖而薄者,一生多病。兰台小缩者,其性悭。

 

兰台明兮庭旅实,井灶露兮厨无粟。

兰台、廷尉,福德宫也。若兰台丰明者,家财殷实而多储积,能赡百人。井灶若露不收者,当庖厨空乏,恒无自赡之食。相曰:鼻露窍,无归着。

 

骨如横起,忌与结于交朋;纹若乱交,慎勿为其眷属。

鼻骨横起者,甚不可相亲而为友。鼻上纹理乱交者,必诡行,虽父子不同其心。若女子者,不可为之眷属。

 

夫人中者,沟洫之态,深则疏通,浅则迟延。

人中者,若大川之沟洫,清流四渎,潮接归海,宜其宽深而长也。深则必致亨通,浅则应当困滞。

 

浅短绝嗣而夭命,深长宜子以遐年。如其人中浅短者,绝嗣夭命。若得深长者,宜其子孙富贵,又当寿考。

 

黑子难产乎蓐上,横纹殍卒于道傍。

凡人中者,月孛也。若人中有靥者,主其母产之难。若有横纹截断,必当饿死于途中。

 

上狭下广兮多后旺,下狭上广兮屡孤眠。

若人中上窄下宽者,主晚年发禄,子孙成群。如下狭上阔者,多为鳏孤之人。

 

深长者诚信着,宽厚者功名先。

深长者着有诚信,宽阔者早立功名。

 

微如一线之文,身填沟壑;明由破竹之仰,家世貂蝉。

但人中微窄,如线之纹痕,主死填于沟壑之间。若如破竹之仰,长远有棱理者,则祖庭高贵。

 

唯口者,语言之钥,是非之关。

发言为开口之钥,开口则是非无不至也。

 

祸福之所招,利害之所诠。

言为祸福之根,祸福乃利害之本。惟其人之所招故言不可不慎也。

 

端厚寡辞者定免乎辱,诽谤多言者必招其愆。

古人之辞寡,若能谨慎于寡辞者,定免乎耻辱。诽谤多言者,谓其专谈人之过恶也。如是之人,必祸咎及身。

 

肥马轻裘,由方成于四字;出将入相,盖大容乎一拳。

若乘肥马,衣轻裘者,由其口若四字。出为将帅。入为宰辅者,盖口大而能容其拳也。

 

唇欲厚,语欲端,音欲朗,色欲鲜。

唇贵乎秀厚,语贵乎端严,音贵乎高朗,色贵乎明鲜。

 

上下纹交子孙众,周匝棱利仁信全。

唇上下纹交者,子孙甚众。如周回有棱利者,仁信皆全。

 

噀血余资,似括囊而贫薄;含丹多艺,如吹火以酸寒。

唇如禋血者,主有殷富之资。如括囊者,贫寒孤苦。古相云:唇若含丹多技艺,口如吹火必孤寒。

 

合势欲小,开势欲宽;狗贪马馁,鼠谗蜂单。

口不欲不收,故合势欲其小,而开势则欲其大也。凡人食物若似谗狗之狼餐,饿马之喃草,如鼠蜂之偷食,皆下贱之相也。

 

大言寡信者略绰,无机促龄者偃蹇。

如其口略绰不收,唇无棱理者,主自满不谦,凶徒寡信。唇若偃蹇者,乃无机巧之人,又当夭寿。

 

青黑祸发,黄白病缠。

口唇青黑者,恶祸将至。色见黄白者,大病临身。

 

左右纹粗定凶恶,上下急荡多屯??。

其人之左右有粗纹者,定是凶徒之辈,多遭宪网。急荡者谓不语而唇自动,多主孤苦之相。

 

如鸟啄者高人终难共处,同剑镡者义士可与交欢。

若口如鸟啄者,难与为交。镡者,剑之隔手。同剑镡者,主有信义,宜与交。

 

惟寿算之先定,以牙齿之可观。

其于寿算故为前定,观其牙齿而预可知矣。

 

康宁者齐且密,贱夭者疏不连。

康宁之人,其牙齿齐固而密。贱夭者,则稀少而疏。

 

上覆下兮少困,下掩上兮晚鳏。

上覆下者幼年困滞,下掩上者晚岁鳏寡。

 

班马文章,白若瓠犀之美;乔松寿考,莹如昆玉之坚。

能班固、马迁之文者,其齿牙若瓠犀之白,高贵人也。享王乔、赤松之寿者,其人齿白莹坚,如昆山之美玉也。

 

当门二齿缺,则命蹇于没世;学堂一官全,则闻于普天。

当门二齿缺者,其命蹇滞,终身困穷。当门二齿为内学堂,若大而明者,主名闻天下。

 

焦黑困乏,鲜明足钱。

若其齿牙焦黑者,乏困贫穷。鲜明者,钱财丰足。

 

二十四兮命折,三十六兮寿延。

二十四齿疏而不连者,谓之鬼形,主命夭。三十六齿主长年。

 

尖若立锥,必乏衣食之士;齐如编贝,优登廊庙之贤。

齿尖如锥者,必缺衣食。编贝,海物,色白而莹。齿若齐如编贝,足为贤相以登廊庙。

 

惟舌者,以短少薄钝为下,以长大方利为先。

舌短小薄钝者,为下愚之人。若其长大而方利者,则为上卿。

 

方长者咳唾成玉,短小者皂隶执鞭。

舌方长者,主有才德,文高四海,出语可为珠玉。短小者,俗谓之舌秃,则皂隶执鞭之仆。

 

黑子凶恶,粟粒荣迁。

舌上有黑靥者,多为凶恶。有粟粒者,则必居官食禄。

 

黑紫布衣而肘露,鲜明金带而腰悬。

舌上色若黯紫之色者,当贫贱露肘。舌若鲜明光莹者,则有腰金之贵。

 

七星理明,可享千钟之禄;三川纹足,必食万户之田。

舌上七星靥者,可享千钟之厚禄。舌上有纹如川者,必享万户之食。

 

允谓瘦人项短致灾殃,肥人项长必夭横。

瘦人本宜项长而项短者,决致灾祸。肥人本宜项短而项长者,必当横夭。

 

如罂如瓶总非吉,似鹅似豕皆不令。

罂、瓶皆瓦器也,项下垂若器者凶。鹅项太长,猪项太短,如是之人,皆主恶死,不善终也。

 

丰圆厚实多财产,光隆温润足权柄。

项若丰圆厚实与背相称者,财产多而富足。其光隆温润者,足主枢机重柄。

 

瘦人结喉身孤兆,肥人结喉刑克证。

瘦人结喉者,身必孤独。肥人结喉者,必遭刑害。

 

项后丰起,定为厚福之人;颔下绦垂,永保遐龄之庆。

项后骨丰而起者,是为厚福。颔下余绦双垂者,永保遐龄之寿。

 

夫贵背之丰隆,身乃恃而安定。

夫人之背贵于丰隆,必以体之上下安恃而为可称。

 

贫夭绝嗣者偏侧欹斜,富贵有后者阔厚平正。

贫穷寿夭无后者,盖为背之偏侧,欹斜不正。富贵有后者,则背阔泽润,坚厚而平。

 

势若踞山之蹲虎,利宾于王;形如出海之伏龟,考终厥命。

背势似山中坐虎有威力者,当利宾于王,足为王佐。背如出海之龟,则考终寿命。

 

龙骨欲长而充实,虎骨欲短而坚硬。

龙骨者臂,虎骨者膊,上为君,下为臣。上壮下细者龙吞虎,下壮上细者虎吞龙也。

 

鸢肩者腾上必速,恐不多时;犀膊者为儒早亨,优于从政。

矰鸟之肩者,腾上迅速,早而困乏,故马周矰肩火色,任之要职,壮岁辞闲,急流勇退。为人犀膊丰而圆厚,则为文明之士,幼达长于大政。

 

指节欲其纤直,腕节欲其圆劲。

手指欲纤而长,腕节欲圆而劲。

 

厚而密者谋必有得,薄而疏者心多不称。

掌中丰厚而柔,指节莹光而密者,则足智多谋。如其掌薄骨硬,指节疏露者,平生智多不遂。

 

势若排竿富可羡,色如璟血贵可竞。

指节若排笋者,身必贵显。其掌如□血者,家必殷富。

 

身卑才薄,涉中满而起倾;禄厚官荣,有驷马之形胜。

若掌中心薄,周围起骨,谓之起倾。如是之人,主卑贱寡学。官禄荣高,谓掌中有印旗之形。

 

横纹下愚,纵理慧性。

凡人掌中若有横纹而短者,乃为下愚。如有纹纵者,至聪明而多智慧。

 

骨露筋浮者主身贱,皮坚肉枯者愁囊罄。

手若露骨浮筋,主身贫下贱。若皮坚硬肉干涩者,当愁囊箧空乏。

 

家殷而黑子斯明,用足而横纹乃互。

手中黑子,主家豪富。如有横纹通直者,为握刀之纹,则主财丰富足。

 

富贵之相若苔之滑而绵之软,寿安之人如荀之直而玉之莹。

富贵贤明之士,手滑软而若苔若绵。康宁遐龄之人,手直如惸而白如玉。心宰视听,内主魂魄,帅六腑之气,统五脏之神。心乃神之主也,掌其视听,运行百脉之神,制五脏六腑之神,故《内经》曰:心为君主之官,神明生焉。

 

颜色始变,是非已分。

凡人颜色喜怒方有所变,则一心之明鉴而能预知之。

 

恶则祸结,善则福臻。

人之所行善恶,咸发之于心。若其行恶,则祸结。若其行善,则福应。

 

胸凸者燥而多劣,毛长者刚而好嗔。

胸膺骨高起者,主性急燥而多劣。若其生毛者,每多轻怒,此皆不仁,寡合之相也。

 

坑陷浅窄愚暗而多居下贱,宽平博厚贤明而早厕缙绅。

胸贵平阔,若坑陷浅窄者,多为愚下之流。若其宽平博厚者,则幼年而居官明贤而享禄。

 

腹为水谷之海,脐为筋脉之源,包万物而独化,总六腑以中轮。

腹为水谷之海,脐者总六腑以居中,以为筋脉之源,由是腹肚大而圆,脐必广而深。相曰:腹大垂囊,食禄无疆。

 

圆厚富安俭薄乏食,深宽富贵浅窄孤贫。

腹若圆大而厚者,主家富安闲。如戎腹薄而俭小者,必至乏食。腹宽厚者,主能容物。富贵浅薄窄狭者,褊急孤寒。

 

势若垂囊,风雷四方之震;深能容李,芝兰千里之闻。

腹垂若囊,主声名冠世,如风雷震于四方。脐深广能容夫李者,主美誉播于邦几之外,若兰之馨香闻于四远,言其美德之盛也。

 

足者枝之谓,身者干之云,枝以蔽其干,足以运诸身。

足为枝也,身乃干也,枝当荫其干,足可运之身。

 

丰厚方正者多闲暇,薄涩横窄者必苦辛。

足若丰厚方正者,平生闲乐,其禄自至。若人足之薄窄枯涩,必当辛苦终身。

 

无纹身贱,有毛家温。

足底无纹者,身必贫贱。若其足面有毛者,家必殷实。

 

家富累千金,盖有弓刀之理;官高封一品,由成鱼鸟之纹。

家积千金之富者,足底有弓刀之纹理。官至一品之极者,足底有鱼鸟之成纹。

 

短小精悍者,形不足而神有余;长大孱弱者,形有余而神不足。

人身短小精悍者,盖其形虽不足,神乃有余。若身长大孱弱者,是形有余而神不足也。

 

伊形神而俱妙,非贤圣其孰能。

形者发乎外,神者藏于内。其形神俱妙者,非贤圣孰能得之。

 

藏于内者如渊珠之粹,发乎外者若焰光之烛。

神藏于内者,如渊水骊珠之精粹。神发乎外者,若清夜焰烛之美光。

 

善恶在人之憎爱,清浊由目之照瞩。

凡人心之美恶,皆着于目。美则人爱,恶则人憎,分明清浊,瞻视是也。

 

质以气而宏充,气以神而化育。

质者形也,人之以气而养形,故以神而生气。

 

质宽则气宏而大,神安则气静而覆。

人形体宽大,则心气宏。若其神之所安,则气顺而能静。

 

如是宠辱不足惊,喜怒不足触。

人之所养,气定而后形固,形固而后神全,神全而后心正,诚能有之则宠辱不惊,喜怒不触。

 

有气无肉者,譬若寒松;有肉无气者,犹如蠹木。

人之形体,抵瘦而有神气者,譬若寒松之坚,可享其寿。如其形体肥而无神气者,犹似虫之蠢木,故枯朽而速败也。

 

李峤耳息而享百龄,孟轲内养而轻万斛。

龟息者气自耳出,故享其寿。李峤耳中出息,享遐龄之寿。孟子善养浩然之气,虽齐宣王授以万钟之禄,不顾也。

 

和柔刚正之谓君子,狭隘急暴之谓士卒。

气和宽刚正为君子,气狭隘急暴为士卒。

 

如龟之息兮保其远大,如马之驭兮重其驰逐。

龟息之细,渺然不闻,盖能如龟息者,可保长年之气。

若如马之驭驾者,生平有驰逐之劳重者,辛苦百般。

 

身大音小褐所隐,身小音大福所伏。

身大音小者,形声不相应,故隐其祸而待其发。身小音大,神气有余,故藏其福而待其时。

 

夫声音之所发自元宫而乃臻,与心气以相续。

声音之发,起于丹田,与心气相续而出也。

 

琅然其若击石,旷然其若呼谷,斯乃内蕴道德,终应戬谷。

声清则琅然若击磬之音,声浊则旷然如呼幽谷之奥,此谓内怀道德之人,终当享其厚禄。

 

谓之罗网者,干湿不齐。谓之雌雄者,大小相续。或先

急而后缓,或先缓而后速。是为粗俗之卑冗,焉遂风云之志欲。声音有干润,出而不等。若声大声小相续乱出,或先急而后缓,或先缓而后急,皆为粗俗卑下之徒。

 

辨四时之气,如春蚕吐丝之微微;察五方之色,如浮云覆日之旭旭。

辨青白红黑,岂四时之正气也。在于皮上者谓之色,皮里者谓之气。气者如粟、如豆、如丝、如发,藏于纹理之中,隐于发毛之内。细者若春蚕之丝,欲察五方,正如浮云覆日之微。

 

地阁明而饶田宅,天岳暗而罹桎梏。

地阁光明者,田宅多广。天岳昏暗者,刑狱多忧。

 

粟黄缯紫多豪贵,脂白晙青合贤淑。

粟黄者,如粟粒之点娇黄也。缯紫者,如紫线之乱盘也。是为青龙之气,若面部四时常见者,乃豪贵之人。人之面色其白若脂,其青若曌者,廊庙之器。

 

若相者,精究其术,而妙悟于神,安逃祸福。

若学相者,能细究此书,而得其神妙,则祸福无逃也。

歌曰:嗟嗟世俗不知因,妄将容貌取其形。若得正形为大贵,依稀相似出群伦。形滞之人行必失,神滞之人心不开,气滞之人言必懒,色滞之人面尘埃。形神气色都无滞,举事心谋百事谐。色在皮而气在血,脉聚作成多喜悦。散则成忧静则安,部位吉凶皆有诀。又曰:欲穷祸福贵贱,除观诸家相文,听声观形察色,有肉神、音神、眼神、总欲观之,则自然明矣。

又曰:迷而不反,祸从惑起,灾自奢生。老子曰:天之道利而不害,圣人之道为而不争。此之谓也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6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